返回首页

老牛吃嫩草

作者:性福六合

(一)

杨绮不知道自己是幸还是不幸,俗话说老牛吃嫩草,老牛当然是爽的那一方了,不过身为老牛她有点无奈。看著身旁睡的正香的男孩,她一掌打在自己额上,谁最不该招惹就被她招惹上了!沈光则翻过身去,杨绮还当他睡的正熟,哪知他嘴角勾得可弯了。杨绮叹了口气,摇了摇酣睡中的沈光则。「光则,醒醒,我送你回家。」沈光则不应声,将头埋进被窝中,但是脸却皱了起来。「快点,已经很晚了。」杨绮又推了推他。「你亲我我就起来。」沈光则闷闷的说了一句,杨绮心想做都做过了一个吻也没什麽,於是答应了。沈光则从床上坐起,被子自他身上滑下,露出他锻鍊的很好的身材,肌肉结实,摸起来小女生会尖叫的那种。杨绮偏过头去,但沈光则看的不爽了,手一伸就把她扯到怀里硬吻了下去。两人吸吮著彼此,才刚欢爱过的身体又热烫起来,杨绮察觉到这点,不动声色的结束掉这个吻,将他推开。沈光则像个小孩子一样扁著嘴瞪她,不,应该说,沈光则就是个小孩子。他是个高中生,现年18岁,活蹦乱跳得很,而她相较之下,垂垂老矣,25岁。 杨绮很快换了衣服,手里已拎著车钥匙,回头看那小子还不情不愿的捡他的内裤。她迳自下了楼,身後的男孩脸更是臭了。当车子即将驶抵他家时,杨绮不愿开到门口,她在附近的路口让他下车。「你也知道我爸妈现在在美国,有什麽关系。」沈光则冷冷说道,杨绮不愿与他争吵,只说,「下车吧。」「我明天放学会去找你,你想吃什麽点心?」「不用了。晚安。」沈光则下了车,就这样站在路边,杨绮像是没瞧见他墨黑的目光般,扬长而去。 学校里,下课钟刚打,沈光则帅气的一手拎著书包一手抓著颗篮球,就往校外走去。「学长,学长!」两个学妹突然颠颠的跑了过来,头发卷卷的那个手里抓著一封信。「学长给你,比赛加油。」然後面红耳赤的又跑走了。像这种场面沈光则不知遇上几百万次了,他捏著信,刚路过垃圾桶旁,就想将信扔进去,但一瞬,他嘴角噙著笑意,将信收进书包中。学校附近总有很多好吃的东西,他记得杨绮曾说过爱吃这条街,所以会向同学探问哪家东西好吃,献宝般的送进公司里。他喜欢杨绮,那天他被老爸逼到公司办的职员尾牙时,就发觉她了。明明她在隔壁桌,但是他就是注意到她,每个小动作都使他觉得这女人太美了。偷偷翻他爸的职员资料,千辛万苦才找著她,杨绮,25岁,名校毕业即被挖角来,财务部实习生。他假意向老爸说要观摩公司运作,自愿下课时到公司瞧瞧,他老爸原本见他儿子整日打篮球交女朋友,嗟叹不已,这小子突然开了窍当然要把握机会,还给他专属司机在他到公司。 他拎著一大袋炸猪排大摇大摆走进公司里,到财务部後和每个职员打声招呼,财务部是全公司最忙的一群,老是加班熬夜,一见点心都笑开来,还以为沈光则在帮他老爸做面子,哪知是沾了杨绮的光。杨绮五味杂陈的接过食物,抬头看了他一眼,只见他正看著自己。她忙完时,已经很晚了。沈光则歪著头在一边书桌读书,这个有钱人家的孩子虽然任性,但是资质很优秀,有兴趣的事都能做到颠峰,他不仅是篮球校队队长,成绩也很顶尖,老板虽然常抱怨他流连花丛,或是整个周末都在打篮球,但是却曾未提过担心他的前途。沈光则意识到杨绮正若有所思的瞧著他看,立马冲著她一笑,把昨晚的不愉快完全忘光。杨绮忍不住笑了,哎,好吧,这把小嫩草挺可爱的。 又缠又闹的,沈光则终於坐上她的车,但是杨绮却一直开往他家。「如果我要回家,我也是有司机的。」沈光则在副驾驶座上翘著脚,一脸不悦。「别玩了,我知道你下下星期有期中考,回家读书吧。」「我不想读。」「那早点回家休息。」「我可以去你家休息。」「你家比较舒服。」「我家一个人都没有哪里舒服。」就这样你一句我一句,到最後杨绮居然输给厚脸皮的小子,让他赖到她家里来了。哎,只是一时心情不好,多喝了几杯,昏昏沉沉中就和沈光则到宾馆*,这一做就让他缠上自己,甩也甩不掉。一个185的男生,老是拿手机传简讯,问她吃饭没问她报告写得怎样问她想吃什麽,她招谁惹谁?沈光则笑嘻嘻的跟著她进门,门一关就直接从後方抱住她。「老婆我想*。」他咬咬她白玉般的耳朵,两只健壮的手臂从套装里伸进去,爱抚起她来。「不要,光则,我累了。」「你一整天都坐在椅子上,不运动不行阿。」说著,手就捏捏她娇俏的屁股,顺著她完美的曲线上下滑动。杨绮无动於衷。「我真的很累,如果你再继续摸我,我就送你回家。」又是同样的威胁,但是却奏效。两人轮流洗完澡,沈光则擦乾头发,瞟了眼已经坐在床上准备睡觉的女人。「脱光光睡觉好不好?」他语出惊人,杨绮脸一红,装作没听到般钻到被子里。沈光则熄了灯,到被子中环抱住她,等她身体不再僵硬,手就替她宽起衣来。「干嘛啦!」杨绮死命抓住裙襬不让他往上掀,沈光则换了方向,直接把从肩膀把她宽松的睡衣脱下来。杨绮脸很烧,但嘴里还是威胁著,「还我衣服,否则」「乖乖,老婆,我们只是脱光光睡觉。」然後就真的抱住她,将头搁在她头上。杨绮不自在了一下,但是他真的没有其他动作,才在他怀中睡去。过了不知多久,沈光哲试探的捏捏她的手心,她毫无反应,鼻息平稳的睡著。沈光则这才放心掀开被子。他点起床头灯,虽微弱,但是看得清楚房内。杨绮今天真的很累了,所以大概很难醒来吧。 先从脸开始。他轻吻她的眼皮、鼻尖、脸颊、红唇、耳朵、脖子。恋恋不舍的让舌头来回舔拭。然後进阶到身体。他低下头,将她小巧润红的rǔ头含进嘴里,在他的嘴唇按摩,舌头挑弄下,很快感觉到小草莓变硬变更艳丽。他温柔的吸吮过两边的rǔ房,不能太过用力以免她惊醒,用舌头按压白软rǔ脂,让她的xiōng部湿湿的,看起来很色情。杨绮轻轻哼了几声,显然舒服呢。 沈光则感觉到她纤细的手无意识的环住他的肩膀,心中忍不住暗喜,抬头想亲亲她的小嘴。哪知视线却和杨绮对上,杨绮冷冷一笑,两手一夹差点没把沈光则的脖子夹断。「你再继续玩下去,就睡地板。」他无辜的揉揉自己的脖子,乖乖闪到一旁去。杨绮翻个身背对他,她一直都醒著,倒不是紧张他会扑上来,而是,不懂自己。实在是太矛盾了,她真的不知道该怎麽做。沈光则是老板的儿子,她和老板儿子上床,既不能曝光,却也不能继续。她怕明显拒绝他会有不好的结果,但是继续在一起,也不可能有好结果阿。他们年龄有差距,身分也有差距,旁人不管怎麽看,都会觉得是她想当狐狸精吧。怎麽办呢?烦恼愈缠愈紧,臭家伙就突然吃起她豆腐打断烦闷了。或许,她没勇气与他一刀两断的原因,可能还包含了,沈光则总是能让她暂时忘记苦闷吧。她和交往长达四年的男朋友分手,失意好一阵子,加上刚进大公司,压力席卷而来。在所有人眼中,她聪明又冷静,美丽又有能力,她似乎也这样定位自己,做事永远要求完美,所以夜深人静时都觉得好累。本来以为梁之诚,她的前男友,能够纾解她工作上的压力,但是他居然搞上一个小女生。那个女生一脸笨样,她只有两字形容她,呆滞。梁之诚说她太优秀,所以有压力,所以就找了个小白痴是吗?男人真贱。她烦闷极了。她老是在同一间酒吧喝酒,有次却遇上沈光则,偏偏她当时快醉了,满心难过,居然就这样胡里胡涂跟他上床。然後沈光则也不知道为什麽知道那麽多细节,他很温柔的安慰她开导她,每次一安慰,就会上床,有天她终於醒了,走出伤痛了,就被他缠上了。所以说这到底是良缘亦或是孽缘?沈光则见她动也不动,以为她又睡著了,悄悄靠过去将她搂进怀里,杨绮背著他无声的扬起嘴角,在他的怀抱中睡著。 翌日,沈光则被杨绮载去学校,一路上,他似乎有话想说显得有点扭捏。「你干嘛?」杨绮微偏头看他。「杨绮,下礼拜五我生日。」他没有看她,脸居然有点红。「是喔。」然後话题结束。一整天过完,沈光则的低气压很明显,他只要一想到白天杨绮无所谓的回答,心情就很糟。他可能太喜欢她了,做尽讨好她的事,因而显得他卑微,所以她不将他放在眼里吗?她总是说他在玩、在闹,根本把他当小孩子,不把他当一回事。想到这,沈光则简直气炸了。就这样,一连好几天,公司都不见沈光则的影子。生日那天,沈光则和同学狂欢,几个未成年的男孩女孩跑到夜店里,又叫又跳,但是沈光则心里闷极了,他一整天都盯著手机,而杨绮一通电话一封简讯也无,收了一堆礼物,但是他一点也不想要。婉拒了同学们续摊的邀约,谎称父母在家等他。司机替他搬礼物上车,还告诉他爸爸妈妈自美国寄礼物和卡片回来,他随意答一声,心情很糟。回到家後,整个房子空荡荡的,他任由礼物堆在门口,就瘫在沙发上。要不要打给她呢?还是直接去找她?但是她又那麽不在意他沈光则沉著张俊脸,心里复杂不已。「叮咚。」宁静中,门铃响了一下。他心里一跳,冲到门前,将自己整理好。会是她吧?是她吗?他拉整衣服,开了门。「生日快乐!」班上那群熟识的男生在门外哄笑,哪有可能让帅气寿星跟老爸老妈过生日,他们都找好漂亮女生一起续摊了!最近沈光则不近女色,怪怪的,以往他总是喜欢在学校里不同地点和女生*,一群帅气男孩很色的分享哪个角落最刺激,哪种姿势最舒服,他现在一下课都往他老爸公司跑,女孩子裙子再短他也没兴趣多看一眼,太不像话了。为此他们不只找漂亮女生为他庆生,还买了超棒的礼物呢。他无奈的看著死党乱叫乱跳要他再出门续摊,无奈的听他们抱怨他怪怪的变得像和尚突然安静下来,堵在门口的男孩们让出了一条路,是杨绮。 杨绮一下班就有点不知所措,她应该回家对吧,但是那天沈光则的神情她不知道该怎麽办。她还特地加班到十点,但是报表都写完了,金额确认过几百次了,实在无事可做,她就这样上车,在心中挣扎矛盾下,慢慢开到沈光则家。就连开车门、锁车、举步往他家门口,她都心不在焉,等到她发现那群堵在他家门口的一群人後,已经来不及抽身了。「杨绮?!」沈光则没料到她这样出现。「原来如此」一个男生突然喃喃自语,然後一群人又大笑起来。「沈光则原来你有偷藏女朋友」「闭嘴!」沈光则眼神凶恶狠扫众人一眼,一把将杨绮拉进屋子里,砰的一声关上大门。他不管门外响起的欢呼声、叫好声,将杨绮抵在门板上用力亲吻。门外吵杂的声音越来越远,他依稀听得最後一句,「要一起拆礼物阿!」 「唔等等光则恩」沈光则不想让她说话,他只是一个劲的吻,他完全无法思考。两人唇舌亲腻的交杂一起,彼此吮吸。过半晌,他终於放开她,「老婆我想要。」他一脸渴望的看著她,只见她轻轻点了头。「去房间好不好?」她不习惯太宽敞明亮的客厅,他突然邪气一笑,「会轮的到房间。」说完,就将她扑倒在沙发上,很快脱去她的衣服。他示意她替他宽衣,杨绮看了他一眼轻笑,玉手就攀到他xiōng膛,解开两颗扣子,纤纤细指轻抚他的xiōng口、喉结。他此时却显得紧张,对她的主动十分陌生。杨绮嫣然一笑,举手投足性感妩媚,这男孩还当她处女吗?她接著解开他剩下的扣子,手放到沈光则背上抚摩,沈光则没两下就有反应,硬挺抵住了她,两手撑在她身侧,下半身坐在她身上,身体下压靠她靠得很近。杨绮微撑起身体,伸出舌头舔弄他xiōng膛的两点,他感到湿湿暖暖的而且她舌头好软,沈光则脸烧红。「你好像处男呢。」杨绮忍不住嘲笑他,贝齿啮咬了他的rǔ头,引来他一阵吸气。「杨绮」沈光则低喃,低下头去攫住她的红唇,两只手也不客气的开始揉捏她的丰rǔ。两人上半身都已裸露,但下半身都还穿得好好的。他抵住她,轻轻往前撞,隔著布料的撞击像是隔靴搔痒好难受,他将杨绮的裙子拉到她腰上,让她的腿围住他的腰,但就是不脱自己的裤子,杨绮一边与他碎吻,不自觉摇晃著自己的身体好让撞击力道更大力。「恩恩你快点」她难耐的替他解裤头。沈光则一边舔她的rǔ头,一边用手指抅扯她的内裤,但他居然不帮她脱掉,只将内裤那片布抅到边边,昂扬就嗤的插进穴中,小mī穴已经蜜汁横流,这下她的内裤和裙子就被弄脏了。他也不管,只觉得不脱内裤的感觉很新奇,就这样抽插起来,杨绮无法说出话来,只能恩恩阿阿的喘叫,他速度越来越快,两人身体一发激烈摇晃,很快一起到达巅峰。 杨绮仰躺在沙发上,面颊酡红,粉色的肌肤暗示著她刚经历一场激烈性爱。沈光则退出她,替她将内裤脱下,抽几张桌上的卫生纸清理两人交合处的蜜液,将她搂在怀中靠著他的xiōng膛温柔擦拭著。「老婆腿开开,我擦不乾净。」他的大掌抚上她大腿根部靠近mī穴处,将她两腿分得更开。「不用了我自己来。」杨绮刚刚虽然采取主动,但没两下又恢复娇羞的小女人,伸手想接过卫生纸。沈光则哪理她,卫生纸随便一抛,修长手指就绕著小粉穴画起圈来,不时刮刮嫩肉,穴口水光闪闪湿答答的。「不要了」杨绮挣扎著,但是他的长指依然故我的抚弄脆弱的小花蕊,待她已经淋湿他整片手掌,他的手指很快顺著蜜液插到深处,惹得她一惊呼。「阿阿恩阿出来」「乖乖别动,很舒服的。」「不要这样弄恩恩我我们去阿拆礼物恩恩嘛~」她舒服的蜷曲身子,白嫩的小腿颤抖著享受他的抽插。「好。」他居然点头,但是当他撤出手指时,马上又将她转身面对自己,扶起她的腰瞄准,硬挺又插入了。「骗人恩恩」「没骗你。」他笑著吻她的鼻尖,就插在她身体内将她抱起,杨绮阿阿呻吟个不停。他把她抱到门口堆放礼物的地方,席地而坐,让杨绮坐在他身上。杨绮将头搁在他肩上,长长的秀发因汗而沾在她白嫩肌肤上很是诱人,沈光则假意将她的头发拢到背後,其实只是想摸摸她细洁光滑的背。杨绮搥打了他一下,他才笑吟吟的拿起手边礼物。

精彩 性福视频请加QQ号 3005201678领取

三肖 单双 平特 三码 100%