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首页

女演员之恋

作者:性福六合

(一)

「啊┅┅不要!那里!」达郎的手指抚摸到肛门的同时,贵美扭着腰叫着。
  「没关系,摸一下就好。书上有说,这里是性感带呢!」达郎说着,并拉近了贵美的胴体。

  「讨厌!怎麽一直在想什麽性感带,自自然然的爱我吧!我只要在你怀里就很高兴了!」贵美撒娇着说。

  「贵美,你真纯情!好,我知道了。只是我想要全部的你,我要你更爱更爱我┅┅」手指回到了阴蒂,缓缓地爱抚着,达郎以热切的口吻说着。贵美的身体发出了颤抖,不停地呻吟着。

  「我好爱你,真的,不在一起时想着的都是你。」

  「那麽,为什麽不告诉我你家的电话号码?已经第三次约会了!还是你还不信任我吗?」

  「啊┅┅达郎!啊┅┅」贵美喘息着,用手握住了达郎双股间的阳具,达郎的兄弟早已够硬的了。

  「我┅┅想要┅┅我要这个!」贵美喘息着。

  当然,她也想逃过达郎的这个问题。但,更想那硬梆梆的阳具贯穿进她的体内,只有对达郎才有的欲望。

  「我也是!贵美。」达郎把身体压了上来,早已湿透了的花蕊,将达郎高立的阳具缓缓地吞了进去。

  「啊┅┅好舒服!贵美!」完全插了进去後,达郎却不再动了,只是以陶醉了般的声音说着。

  贵美的花蕊不断地抽动着,可能是因为含住了那话儿吧!

  「啊!达郎,吻我!」贵美撒娇着要吻,达郎的唇用力地吸吮着贵美的唇,并把舌头滑了进去。

  「唔┅┅唔┅┅」死命地以舌缠住了达郎的舌,贵美呻吟着,身体好烫,花蕊更不断地抽筋般似的抖动着。

  「达郎!我好爱你!怎麽会这样?怎麽会这麽舒服?为什麽只有对你才会这样?」贵美在心中呐喊着。只是阳具的插入,就这样身心都热了起来,对贵美来说,达郎是第一个。

  当然,达郎不是贵美的第一个男人,贵美已二十一岁了,当然也有过异性经验。不,对贵美来说,贵美的男性经验要多於其他同年龄层的女孩。

  A片女演员,田冈美爱,这是贵美的另一张脸。在上设计专科时被相中,好奇心加上钱的诱惑,使贵美进入了这行。

  静冈的乡下女孩,进入到大都会的东京,非常的憧憬当女演员。纵使是A片女演员,加上一片的片酬一开始就是二十万,这对贵美来说,也是最大的诱因,虽知道要真正的和陌生男人在镜头前做爱,但也没特别的排斥,在高中即有性经验,且无一技之长也只好以「性」维生了。

  对贵美来说,可能尚未感受到性的喜悦吧!所以,只是照着导演的指示,呻吟着、喘着,有时更装着爽昏了的样子。但,让技术高超的男演员舔着全身及被壮硕的男根抽插着,贵美也从未达到过高潮。

  在偶然机会中,从朋友转赠的入场券的演唱会里认试了达郎,经过了数次的约会,贵美变了。和男演员演戏时,纵使再怎麽被爱抚着也无法湿润,大都是藉涂抹润滑剂来完事,但第一次被达郎抱在怀中时,只是稍稍的爱抚,却大量地溢出了爱液。在第二、第三次上床中,贵美的性感渐渐地开发了出来。

  而今天,在咖啡厅只看到他的脸,胸口就灼热了起来的同时,女人最敏感处也痒了起来。这是不是就叫恋爱?但,贵美也讶异自己还会有「恋意」的存在。
  当然,没有告诉达郎自己是A片女演员,幸好他也没有借A片来看的习惯。
  他相信贵美所胡扯的「某女校大学生」。他自己则是K大法律系四年级,比贵美大二岁,住在目黑的高级公寓中,而贵美现在则在他的公寓里。

  「啊┅┅啊┅┅」达郎的腰缓缓地摆动着,贵美不禁呻吟着,似乎意味着高潮即要来临。

  「啊┅┅贵美,我好爱你!」像是梦话般,达郎自言自语的说着,并亲吻着贵美的脸颊,加快了腰部的动作。这种场景,在贵美演出的A片中是时常有的,但,只要想到对方是达郎,就有着无限的新鲜感。

  「啊┅┅达郎┅┅我┅┅唔┅┅」贵美达到了高潮,一阵阵的快感袭来,包围住了贵美。

  「唔┅┅我也┅┅」像绞出般的声音从达郎的口中泄了出来,也到达了他的极限。贵美在那一瞬间抬高了腰,下意识地缩紧了花蕊。快感的浪潮把贵美推高的同时,达郎的阳具吐出了欲望的爱液。

  「为什麽我没办法连络上你呢?」达郎问着才冲完澡的贵美。

  「说过了嘛!我室友是个非常老古板的人,若知道我们的关系,会非常罗嗦的。若有男人打电话来,那可不得了!」贵美再次夸张地重述了上次的谎。
  「在现今的时代,实在不相信还有这种女大学生,真不愧是贵族学校的T女大!」一边抱怨着,一边倒了啤酒喝着。

  「那,乾脆搬来我这里,怎麽样?」达郎突发奇想的说着,吓得贵美差点把啤酒喷出来。「别吓成那样嘛!有很多学生都同居呢!你和那样的室友住,倒不如和我住,不是吗?」像是小孩般,违郎嘟着嘴说着。看着达郎的那张脸,越来越觉得达郎是个「少爷」。

  「好吧!我已厌倦了等你电话的日子了。为了等你电话,也不敢去吃饭,这十天来都吃泡面呢!去上课时也担心你会打电话来,担心得都没有心情上课!
  你了解这心情吗?」说着抱住了贵美。

  「好啦!那麽我们规定电话的时间,我每天打电话给你,可以了吧!」
  贵美闪开达郎的视线说着。虽然高兴他的热情,只要一想到能和他同居,就无比的快乐,但若真的同居了的话,则迟早被他知道她的工作性质。

  呻吟的脸及性感的贵美,在A片世界中是小有名气的,常常会有演出,片约接踵而来,而且忙时,一星期还有二、三次呢!况且,贵美根本不知道女大学生的生活到底如何(虽在A片中有演过女大学生)。

  贵美把脸埋在达郎的怀中,「我┅┅是认真的!」达郎认真的说着。

  「我也是认真的,第一次这麽爱一个人!」贵美也衷心的说着。

  「那麽,好不好嘛!我们同居吧!反正迟早都要介绍给我父母,且我还考虑结婚呢!」

  「等等,结婚?和谁?」对突来的求婚,贵美迷惑了。

  「当然是你啦!虽然刚认识没多久,也还不知道你住的地方及电话号码。
  可是┅┅我是认真的。你虽不是我的初恋,但这麽想和个女人住在一起,你是第一个,我想好好珍惜。」

  「拜托!别┅┅说什麽结婚┅┅」贵美崩溃了,眼泪差点掉了出来。当然贵美很爱达郎,但是,这恋情之所以能成立是因为只是谈恋爱,若进展到同居或结婚,就是这段恋情瓦解的时刻了。

  「我┅┅要回家了!」推开了达郎的身体,贵美说着。若继续待在这里,贵美担心自己会说出所有的事。

  「怎麽了?生气了吗?」达郎担心的问着。

  「没有,只是吓了一跳,我们只见三次面而已,就提到结婚,我第一次碰到这种事!」

  「对不起!我太急躁了,可能是独子的关系吧!只要是想要的东西,就无法压抑自已的冲动。还是学生的我,当然是没立场向你求婚,但这是我的心境,我不想和你分开。」

  贵美是第一次碰到男人对她这麽说。进入A片界,有很多男人追她,但最终目的只是她的身体。他们大都是这麽说∶「今天晚上,好吧?请你吃顿晚餐,住到我家,让你爽个够!」所以,达郎的话更让贵美感动。

  但,现在的达郎只知道贵美的一面,若他看到了贵美主演的A片时┅┅
 贵美的脑中浮现出了和达郎初遇前所拍揖的A片一景∶贵美演的正是某女大
  学生,为了想要名牌的皮包、皮鞋而成为有SM性趣的中午男子的情妇,接受着各种各样屈辱的待遇,而渐渐的开发出做爱奴的喜悦让尿洒在脸上,让震动器插入肛门中。

  当然,所呈现出的喘息、呻吟皆是演戏,若演得夸张点,则会少点痛苦吧!
  故贵美拚命的装出快感的样子。那时还没认识达郎,只是演戏,所以贵美毫无困难的做出。但,刚才达郎想抚摸肛门时,反射的将腰部躲开,可能是因那次拍摄的情景浮出了脑海也说不定。

  「嗯,先别想结婚嘛!」过了一会儿贵美说了。达郎坐在沙发上,抱住了站着的贵美的腰,用脸颊摩擦着贵美的下腹部。

  「可是,我爱你啊!我无法控制,第一次觉得女性的胴体是这麽的可爱。
  今晚住下来吧?」

  好像对母亲撒娇般的吻,贵美觉得无比的可爱。「年纪比我大,却像个小孩子,可是,我爱你!」心中这麽说着,贵美弯下了身体找寻着他的唇。现在做爱对贵美来说,很能让她心安。

  达郎的手指又滑进了贵美的花蕊,才刚冲完澡,贵美的那里却已有新的爱蜜涌了出来。缓慢探索般的达郎的手指,又激烈地挑起了贵美的快感。

  那晚,贵美住在达郎的房间,并在翌朝和达郎一起出门。达郎上课去,而贵美则回到了六本木的公寓。

  贵美的房间比达郎的房间大上了一倍之多,以所赚来的钱购置了全套的家俱及电器制品,而使房间顿时狭窄了起来。

  「唉!乾脆全都抛弃一切,和达郎一块住算了!」贵美坐在花了她五十万圆的义大利制的沙发中呢喃着。点起了烟,当然在达郎的面前是不会抽的,所以抽了一口,顿时头脑清晰了起来。

  身体内还残留着达郎的温柔,就只住了一晚,在贵美心中,达郎的份量,突然的大了起来。不妙!贵美也这麽认为,若这想法再不稍为抑制的话,A片的工作即不能进行。不,不止这些,还将会真的认真考虑和达郎的结婚。

  「我是怎麽了!怎麽突然纯情起来了?应该只是玩玩而已的!」贵美虽一再的这麽告诉自己,但却想落泪,贵美对这样的自己也感到意外。

  到现在为止的贵美,从某个层面来说是利用男人而活着的。在拍A片时,贵美领的薪水远多於男演员,也很大牌;若有男人来抱她,则要求对方的礼物或金钱,而代价则是延长A片的性交时间和他做爱。故性对贵美来说,这数年来只不过是种买卖而已。

  但,达郎从一开始就是不同於其他男人,在演唱会後,贵美突然觉得自己像是普通的女性,吃完晚餐一道去PUB喝酒,然後随即到他的房间,虽只这些就够让贵美心醉的了。当他的唇盖上了贵美的唇後,贵美像处女般的全身不住地抖动着。

  当然,和达郎的性不是在演戏。胸口一阵疼痛,膝盖不停的发抖;同时,身体发烫,自己也无法控制。达郎以当时的印象,当然会认为贵美的纯倩,但对贵美来说,她不是故意演出来的。「但,还是不妙,还说要见他父母!」贵美深深的吐出了一口烟。

  突来的电话铃响,吓了贵美一大跳。难道是达郎打来的?不可能,我没告诉他电话号码啊!那,是工作的电话了,贵美不情愿的接起了电话。

  「美爱!终於回来了。喂,你和哪个老头去玩了?还彻夜不归,一点也不像你呢!」突来的责备声。

  「啊!阿信哪,怎麽了一早就打电话来?你们家的工作不是在上礼拜就结束了吗?好狠的SM!我不要再接那种片子了!」是贵美经纪公司的泽木真信。
  贵美伸手熄灭了烟,像是不服输的把话冲了回去。

  「还说呢!你还可真有技巧呢!只好以特写来拍,不过导演很高兴哦!
  所以呀!再一部。这次不像上次那麽激烈,没有SM的,只是干的场所有二、三处而已。」

  「骗人!那个导演才不可能就那麽简单放了我,怎样的干法?」贵美也完全恢复到AV女演员的冈田美爱了。

  「真厉害,不愧是美爱!好吧!老实告诉你吧,演个年轻少妇,所以真是夫妇的性,这还正常。之後有个乱交及三P!但,再次重申这次没有SM,有人说看腻了SM!」

  「是吗?乱交和三P不是也到处都有吗?不想接耶!抱歉,帮我推了吧!」
  贵美嘟着嘴说。说什麽讨厌SM,讨厌什麽的只不过是个藉口,只是现在没那个心情罢了。

  「不行啦!导演们都要你演,且都打上字幕了!况且每个月最少三部片子。
  不是已说好了吗?这个月才二部而已呢!你上礼拜也都没工作哩!」

  「是因为那之前的太累人了,我才不要再拍那导演的片子!找些轻松一点的嘛!」

  「太轻松的不抢眼啦!而且也无法打响名号,薪水又少,没好处的。且累人的或轻松的还是要干,不是吗?」

  说的也是,现在所说的轻松的A片,当然也是要真枪实弹的上场。「唉!
  我退出这圈子算了!」贵美脱口而出,自己也觉得讶异,自己从来不觉得会说出这种话。不过,想想也应该的,若想继续维持和达郎的关系,就得辞去这份工作,反正女大学生的谎早晚会被拆穿,但这点小谎,达郎应该会原谅吧!
  「喂!别像那里的棒球选手说这种话。若是薪水,我会争取调高;另外,那个导演┅┅」

  「不是钱的问题啦!」对紧张的提出调高薪水的泽木,贵美坚决的说。
  「那是什麽?那麽讨厌那导演吗?那麽谁导你才演?」泽木追根究底的问。
  「谁也不演,只是觉得性不应该是椿买卖┅┅」

  「喂!别吓人哪,从你口中竟会说出这道德理论?你已是演了五十部以上的AV界的大明星哪!尽管一直有年轻的出来,但你还可以上好一段时间!」
  「别误会!不是怕被後浪挤掉,只是厌倦而已!」

  「那麽究竟是什麽理由?你乾脆明讲嘛!我必须有个理由让导演及工作人员接受啊!」泽木生气的问。

  「我恋爱了!」贵美诚实的说了。

  「恋爱?别故意把话岔开!」

  「我没有骗你,我真的恋爱了,我不想再和他人上床┅┅」把心中的话说了出去,顿时心情轻松了起来。

  「喂!真的吗?是谁?不会是敌对公司的人吧!」

  「才不是呢!不要马上联想到AV嘛!世界很大的。我的恋爱不是那麽不纯的,是真的恋情┅┅」贵美陶醉的说。

  「那麽,对方是普通人?知道你是AV女演员而抱你的吗?」

  「不告诉你那麽多,我不让人阻碍!那麽阿信,这段日子承蒙你照顾,谢谢你!再见,保重!」

  「结束了!田冈美爱就此消失了,以後我只是山下贵美了!」贵美自己这麽说着,电话铃又响了,大概又是泽木打来的吧!贵美无视於电话铃声,开始换衣服,已到这阶段,今晚也想见达郎,达郎说过三点多就回去了。

  「去逛一下百货公司买个东西後,到他那里去!」一高兴就想买东西是贵美的习惯,但一旦辞去AV演员後,就没有薪水,不能再像以前一样了。「但今天就好,我还是要去买东西。」贵美这麽想着。

  本来想三点後给达郎电话,但可能是辞去了AV演员的因素,让贵美的心情无比的亢奋,不到三点就已到达郎的公寓前了。手提袋中有为达郎而买的时钟及毛衣。上到东京以来,这是贵美第一次买东西送男人。

  「计厌,怎麽这麽紧张?」贵美苦笑着,比别人给她礼物时还高兴。

  「怎麽办?还是拨了电话後才去吧!」看着公寓前的公共电话,贵美停住了脚步。「算了,若不在就在门口等就好了!」想着就进了电梯。

  他的房间在五楼,贵美用涂有指甲油的手按了电铃,「哪一位?」立即从对讲机传来达郎的声音。

  「我!是贵美!」略带紧张的说着。

  「贵美?怎麽突然来了!等一下!喂!快关掉它!」

  以为达郎会高兴她的到来,但达郎却似乎很慌张似的,对讲机立刻挂上了。
  贵美突然不安了起来。「是谁来了?女朋友吗?」等了很久还不开门,贵美越来越不安了。贵美再按了电铃,这次门马上打开了,达郎探出了脸。

  「有朋友来了!」达郎有点不好意思的说,贵美紧张的看了玄关的鞋子,是男人的鞋子,看来不是女朋友。

  「大学同学吗?」贵美问道。

  「是啊!下课後一起回来,现在在喝啤酒,一起来吧!」

  「我没关系,不会打扰吗?」

  「没关系,请进来吧!常听到你的大名!」有张脸从达郎身後探出来说着。
  「喂!有礼貌点嘛!没看到她被你吓到了吗?他┅┅叫岛崎!」

  「你好,我叫贵美!」贵美露出了笑脸向岛崎打招呼。

  「那麽,一起喝吧!只是他酒品不好,要小心点┅┅」达郎在贵美的耳边轻声说着。

  「真的比想像中还漂亮,达郎你真贼!」岛峙说着。看起来已醉了八分,空了的啤酒瓶排在桌上。

  「两个男人从下午就关在房里喝酒,到底是怎麽了?」贵美问着。

  「没什麽!只是在聊天。若晓得你会来,就不找他来了!」达郎一边说,一边替贵美倒满啤酒。

  「还说呢,是你找我去借录影带的!」岛崎借酒的力量反击着。

  一听到借录影带,贵美的心不禁沉了下来,两个男人去借录影带,当然是A片了。「难道借到我的片子?不可能!」但不安感却越来越深。

  「真是!说过不说的!贵美,不要在意,我┅┅也是男人,所以┅┅」
  达郎红着着脸解释着,两人真的是在看A片。

  「才不会在意!现在的女大学生┅┅不妨一起看吧!」岛崎醉言醉语的说。
  「不┅┅我┅┅不怎麽喜欢┅┅我┅┅先回去好了!」

  不是贵美走了就能怎样,只是若达郎看到贵美以美爱的身份在演戏的那个花痴样┅┅想到这,贵美是坐也不是,站也不是。

  「你看!说过了她很纯情的,还说那种话,你回去吧!」达郎瞪着岛崎说。
  「唉!男人就是这样,重色轻友!对吧?美爱!」

  「什麽?!」岛崎突然叫出「美爱」,让贵美愣住了。

  「笨蛋!是贵美啦!」达郎更红着脸骂着。

  「唉!不过,真的好像。就如你所说,喔!有个叫田冈美爱的,好色好色的A片女演员,舔男人的肛门,还喝小便呢!真厉害,脸是很漂亮,可是却淫乱得让人吓一跳!」

  「不要再说了!告诉过你贵美是很纯情的,不要和那种女人扯在一起!
  脸也不像啊┅┅」达郎打断了岛崎的话。

  这麽说,达郎也已看过了贵美所演的片子了,贵美感到眼前一片黑暗。
  「是吗?我倒觉得是很像呢!当然美爱是有化妆。咦!你会不会就是田冈美爱?」

  「叫你住口,回去!」达郎气得抓住了岛崎的衣领。

  「你还不是一边看一边说像?女子身体的形状很像,还说什麽达到高潮时脸的表情也像!」

  「罗嗦,当然是开玩笑,出去!」达郎把岛崎拖出了房间。

  「完了!已穿帮了!」看到藏在电视下的录影带,贵美心中泣着血。一片不是贵美演的,一片则是在认识达郎前所拍的最新作,大概达郎是看过这封套的照片与贵美的脸相似才借的吧!

  想到这里,贵美更心碎了。达郎那麽生气,应该是心中也怀疑美爱就是贵美吧!

  「对不起!他酒品不好,让他坐计程车回去吧!」说着达郎进了房来,看到贵美前面的录影带盒子而停住了脚。

  「恋情结束了,好短!」贵美强挤出了笑容向达郎说。

  「咦?你真的是┅┅」

  「对。对不起,我说谎了!不过我今天才辞去了AV女演员,我好想真的和你谈恋爱,但已经完了!」

  「不会的,我很喜欢你!况且你不是辞掉了吗?我们可以像现在一样的交往啊!」

  「那,你还会和我结婚吗?」贵美向着想要抱住她的达郎。

  「那,那┅┅」达郎手的动作停止了,视线飘开了。这是达郎的真心话,现在想要抱她不过是性欲而已┅┅

  「再见!若你想见我,就看片子吧!喔!对了,那毛衣若你喜欢就穿它吧!
  拜拜!」贵美说着,推开达郎,向後退了出去。达郎的视线一直俯下望着,达郎的冲击也很大。

  贵美逃也似的冲出了房间,并拭去了像洪水般的泪水。「这,只是一场梦!
  我竟然会恋爱!」心中这麽想着的同时,贵美的花蕊感到阵痛。身体想要男人,但不可能再是达郎。若回去,达郎应该还会拥她入怀,但他不会再以贵美抱她,而会以美爱来抱她吧!若这样,不被抱还比较好。

  「这次的工作,只好再接下去了!」失去了达郎,贵美没有理由再退出AV影界了。贵美再度拭去了脸上的泪水,不再回头的向前走去┅┅
 

精彩 性福视频请加QQ号 759233339领取

三肖 单双 平特 三码 100%